2021年度回顾

很少写这类年度回顾/年末总结的文章,最近很多想法,就在这里乱写一通来告别2021吧。

工作

今年年中成功跳槽,现在又回到了全栈开发者的位置,和第一份工作一样有很多需要和business function 交流,挺喜欢的。工作强度比之前稍微大一点(理论上和第一份工作一样,每天9小时,但是实际上任务稍微繁重一些,之前往往每天工作7、8个小时)。

求职确实是一件非常让人焦虑的事情,劝各位有想法跳槽的一定要想好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或者至少自己不想做什么),而不是简单地因为薪水而跳。此外,有离职想法的时候可以给自己的 manager 一个机会(但不要太直白地流露出离职意向),好好聊一下说自己希望发展的方向,离职不应该是第一选项。

虽然很焦虑,但是最后的结果也给了自己一个 confidence boost,通过了很多业内大厂(Google、Facebook、Stripe)的面试,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选择他们,但是带来的喜悦感就有点像是有保研机会然后选择出国留学一样。

工作上使用的后端编程语言也彻底地从 C++ 转到了 Python,前端则是 JavaScript 和 TypeScript,也开始学习 React 了。整体感觉还是不错的,现代 Web 前端的工具感觉是越来越好了,虽然还是有些良莠不齐。

业余项目

Termux

如果你有一台 Android 设备,尤其是带键盘的(比如平板电脑),一定要 check out Termux!简而言之就是 Android 的原生 Linux 环境(不需要root)。

今年主要给 Termux 编译了 Qt 5 和 LXQt,建了一个软件仓库源。

Termux 是可以运行 X11 程序的,但是目前只能通过远程桌面来使用(VNC),操作体验只能说勉强(没有GL加速)。目前只推荐 CLI 程序(SSH、Vim等)。

Cartera

主力机器切换到了 Windows 11,所以打算把之前给 KDE 做的 YapStocks 小部件重构成一个 standalone app,cartera(西语:钱包)项目就由此而生。本意是希望自己能借此继续碰碰 C++ 和 Qt 不丢老本(已经丢了)。

不过奈何开始新工作之后时间和精力都有限,目前还没有到能用的程度,不过“脚手架”是差不多了。希望明年有空能把第一个版本做出来……不然说不定 Yahoo 的 API 又改了。

Blog

博客/部落格继续沿用 WordPress,稳定好用不折腾。继续掏钱低价跑在 Amazon LightSail VPS 上,其实是可以白嫖甲骨文云,但免费的总怕出岔子,而且4美金一个月也不算贵。

不太喜欢最近几年出的主题,所以本站还是继续 Twenty Sixteen,配色按 KDE Breeze 重新调整然后加上了 WP Dark Mode 插件实现“暗黑模式”,希望各位看官满意。

唠嗑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是越来越不“理想主义”了,虽然还是时常被理想主义者的情怀打动。

Web 2.0 时代许诺的开放和互联现在早已没了市场。这不仅仅是体现在微信这类“超级app”上,同样的(but less evil)是大部分内容网站都已经抛弃了 RSS 转而推送自己的“app”(都是一堆打包的质量奇差的 Web App)。在新的领域我们不再看到开放互通的协议,而是各个厂商以“生态”为名筑起的一座又一座高墙。

SMS(短消息)固然是历史产物而且漏洞百出,但是我们没看到 SMS 2.0,而是 iMessage, WhatsApp, 微信等专有应用和协议。同样的遗憾在于视频通话,这个曾经在 3G 时代依然属于运营商的产品现在全面退出了手机,再一次被专有服务取代(FaceTime, WhatsApp, 微信),而不是发展出跨运营商的视频通话功能。

估计没有多少人在2001年会想到,过了二十年到了2021年,最开放的依然是2001年就有的产品:浏览器和网站(Web)、电子邮件。

某水果店的理由自然是道德高地,为了保护用户不受恶意软件的侵犯,为了保护儿童远离色情。所以第一条导致了某平台的唯一软件分发渠道及上架商店的种种苛刻条款,第二条导致了对 UGC (用户生成内容) 的全面管辖(最有名的例子可能是对 Tumblr 和 OnlyFans 的扫黄)。吃该水果的可能都是巨婴,没有水果店老板的监督就会不知道怎么吃或者撑死、噎死。这,合理吗?其中尤其恶劣的当属对 UGC 的监管。而之所以这老大哥式的监管得以被执行,就是开放互联(或者现在的俏皮话,去中心化)的协议的缺失和被平台的绑架。

未来并不乐观,各个“生态”所筑的,想必各位有既视感。然而给这一份理想情怀的最后一击来自 Microsoft 的“糖衣炮弹”和“革命同志” Google 的背叛。前者以开源软件取代自由软件,后者作为自由软件的旗手到现在更像是一个借此博得同情分的市场老二(老三?老幺?都不去提永远做不好硬件和营销了)。

希望是有的,盘活市场竞争(寄希望于各反垄断调查)是一个出路。曾经的互通互联有赖于大量的竞争逼迫各个厂商进行妥协,只是现在已经到了寡头局面,只能寄希望于反垄断来撬动高墙上的一块砖了。

好了,唠嗑到此消停一会儿,祝各位2022年新年快乐。

Author: librehat

自由軟體萬歲!

2 thoughts on “2021年度回顾”

    1. Termux更加完整,但是如果单纯只要SSH就没什么差别。
      Web 2.0的死是必然的,资本的逐利性和Web 2.0欠缺的盈利模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